More summer read-aloud

Today’s Chinese read-aloud (with zhuyin added) by 15 year old “Charlotte”:

長大後…

爸爸當上領導後,從來不敢多說話,生怕給別人帶來壓力。上個月,爸爸的下屬小李叔叔到我家來玩,爸爸隨口說了句:「家裡沒空調,比較熱,見笑了。」
第二天,小李叔叔帶師傅給我家安裝了5匹的大空調!怎麼也不肯收錢。

上個星期,爸爸看到老張伯伯在辦公室吃午飯,其中有煎的魚,隨口說了句:「哎呦,真香!」!

當天晚上。老張伯伯給我家送了一箱鮮魚來。
有天晚上在路上,碰到單位的小王叔叔和他老婆逛街,爸爸隨口稱贊道:「哎呦,小王,你媳婦真漂亮!」
第二天晚上,媽媽不在家,卜有人敲門,打開門一看,小王叔叔的媳婦站在門口,見到爸爸就滿臉的微笑說:「領導,我們家小王說嫂子不在家,讓我來陪陪你!」
當領導真好,我長大以後也要像爸爸一樣當領導。
當領導真好,怪不得那麼多人喜歡當領導! 兒子對他當局長的爸爸說:「我很喜歡樓下周副局長家的女兒!」

局長偷偷說:「不行,那是你同父異母的妹妹!」

兒子又說:「那我也喜歡隔壁王科長家的女兒!」

局長又說:「那也不行,亦是你同父異母的妹妹,千萬別對你媽說。」

兒子只好偷偷跟媽媽說了。

媽媽安慰兒子:「你喜歡誰就娶誰,別理他,市委黃書記才是你親爹!

天黑路滑,社會太複雜。

 

“羊毛出在狗身上,由豬買單”

現階段打敗你的不一定是對手而是一個過路人。

最近,尼康(Nikon) 退出中國,裁員兩千人!
很多人以為尼康是被同行打敗,沒想到居然是毫無相關的行業。
尼康直接宣布破產的真相:受智能手機普及的影響!

有一部很牛的科幻小說,名字叫做《三體》。
裡面有句話,叫做:“我消滅你,與你無關。”
這句話真夠囂張跋扈,但卻充滿大智慧,說明了 大趨勢,揭示了整個人類世界前進和發展的基本規律。

比如,今年康師傅和統一方便面的銷量急劇下滑,不過它們的對手真不是白象、今麥郎,而是美團、餓了麼等外賣。

比如,打敗口香糖不是益達,而是微信、王者榮耀。
在超市收銀台這個消費場景,過去顧客在排隊繳費的時候無聊就往購物籃裡拿上兩盒口香糖,而今天大家都在看微信、刷朋友圈、玩王者。

比如,共享單車,一塊錢,隨便騎,騎到任何地方,停下,鎖車就走,不用管。
這個東西一出來,黑車司機哭了。
賣單車的店鋪、修自行車的小攤子,生意都一落千丈,關門是遲早的事情。

比如,消滅扒手的不是警察,而是微信、支付寶等支付。
讓越來越多的人的口袋裡沒現金。

怎麼樣,大趨勢是很殘酷的,它殺人是不眨眼,也不會流血的,根本不見紅。

說聲對不起?
不好意思,不關我的事,我根本沒關注到你,指是一個不小心,讓你倒霉了。
這就叫:我消滅你,但與你無關。

結語:
在這個跨界打劫、飛速變化的時代,你永遠也無法想象下個競爭對手,你也很難猜到新興的什麼行業就打敗了傳統的什麼行業。
我們唯一能做的,就是保持一個足夠開闊的視野,每當有新鮮事物發生、新興行業的興起的時候,多去發散思考一下,說不定想到的某些點,就串聯成線,就可以比別人早一點看到未來,早一點抓住機遇呢。

你不自我革新,不自我變革,就只能等著別人來革你的命!
既然“羊毛出在狗身上,由豬買單”,同樣““我消滅你,與你無關。”
這是今天的狀況!

 

[台灣人才留不住] 「去了,我怕她就回不來了…」一個高三生父親的告白 

該出國?或留下?17歲的風華,是躊躇的淚眼。鳳凰花開的季節裡,高中校園瀰漫著離情,也彌漫著該國內升學或該海外求學的兩歧徬徨。

一名北一女高三生告訴Yahoo新聞團隊「風向台灣」,因為台灣沒有知名的酒店管理學校,她幾經思量,決定畢業後隻身赴香港理工大學酒店管理系求學。

鏡頭轉到北一女會議室內,一名高三生的父親真心告白,對女兒遠赴香港求學的決定是「百般不願意」,「因為她去了,我怕她就回不來了。她去國外學,學了以後如果台灣沒那個環境讓她發揮的時候,她留在國外這才是人才流失」。

女兒海外追夢的勇氣,卻得拿相隔兩地的相思來換,該放手讓孩子飛?還是打消孩子的海外求學念頭,是為人父母最煎熬的決定。

台灣人才留不住,人數已攀升近年新高。海外工作人數正式突破70萬人大關,等於每100位勞工中,就有6位赴海外工作;甚至這股人才出走的風潮,已經吹進高中校園,攤開教育部統計數據,6年內高中應屆畢業出國的人數大增3倍,私立高中學子畢業後赴海外求學已不是新聞,然而近年北一女、師大附中、建國中學等公立明星高中,海外就讀人數「只增不減」。

「這對台灣來說是一大警訊!」國政業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盧宸緯則分析,高等教育階段的人才培育和就業息息相關,如果愈來愈多高中生選擇到海外就讀大學,畢業後繼續在當地就業,人才留在國外,而政府又無法吸引各國人才前來台灣,這就不是單純的人才外移了。
盧宸緯指出,台灣高等教育因為少子化的影響,加上政府對高教有很大的掌控,讓台灣高等教育失去彈性,無法自主,也就更難發揮優勢。
學生家長何書忠受訪時表示,女兒國中同學有四名上了建中資優班,今年考試考了滿級分,但也都選擇到中國大陸就讀大學。何書忠說,女兒在高二、高三就開始產生危機感,認為再如此安逸下去,將來大學、研究所畢業後勢必會面臨22K、28K就業低薪的問題,經過加拿大遊學的洗禮,正式接觸國外的教育方式後,便決定要出國深造。

走訪幾個高中校園,有不少學生提到,比起國外啟蒙式的教學,台灣的學生幾乎都是埋首在教科書堆裡,聊天的話題也都集中在考試答對了哪幾題,世界未免太過侷限。

一名師大附中的學生也指出,現在大家都在說「台大畢業起薪還是很低」,如果有機會當然會考慮出國念書、工作。多數家長、學生認為,台灣的教育方式及低薪環境,正是讓這些年輕學子離鄉背井的最大「推手」。

 

She read part of the short story “The Governess” by Stefan Zweig.

茨威格:家庭女教師
The Governess by Stefan Zweig

此刻,只有兩個小女孩呆在房間裡,電燈已熄了。
一片黑暗瀰漫在她們之間,僅只兩張床在隱約地發出白色的微明。
孩子發出輕微的呼吸聲,人們還以為,她倆已經進入夢鄉了。

「喂,」這時有一個女孩喊著,這是12歲的女孩,她聲音低微,有點擔驚受怕似地向黑暗裡叫喊著。
「什麼事啊?」姐姐從另一張床上問道。她僅僅年長一歲。
「你還醒著,那好,我想……我想告訴你一件事……」
對方沒有回答,只聽到那張床上響起一陣咯吱咯吱的聲音,姐姐支撐著坐了起來,她投去期待的目光,能看到她的兩眼炯炯有光。
「你知道……我本想告訴你……可是你得先向我說一說: 最近幾天你不覺得我們的小姐有點不同平常嗎?」 另外一個小女孩猶豫地思考著。
「對,」她終於開口了,
「可是我說不清是怎麼回事,她不再那麼嚴格了。
我已經兩天沒做作業,可是她卻沒對我說什麼。
她就是這樣,我也不知怎麼說好。
我覺得,她對我們根本就不那麼操心,她總愛坐到一旁,不像以前那樣同我們一起玩了。」
「我感到,她好像不開心,只是不願說出來罷了。連鋼琴她也不願彈了。」
兩人沉默不語。
一會兒姐姐提醒說道:「你不是要說什麼嗎?」
「好,我說,可是你不能對別人說,真的不能告訴別人,不能讓媽媽知道,也不能告訴你的小朋友。」

「不會的,不會的,」她已經克制不住了。「究竟是怎麼回事呢?」
「情況是這樣的……在我們上床前,我突然想起,我還沒向小姐道『晚安』,儘管我已把鞋脫了,可是我還是去了她的房間,你知道,去時我手腳很輕,想嚇她一下。我非常小心謹慎地推開門。
起初我還以為,她不在房間。燈還亮著。

可是我並沒看到她。突然,我嚇壞了,我聽到有人在哭,看到她穿著衣服躺在床上,把頭埋在枕頭裡啜泣,這可把我嚇了一跳。
她並沒看到我,於是我輕輕地把門關上。我在門口站了一會,這時我一個勁兒地打顫。
我清楚地聽到門內的啜泣聲,接著我即刻就跑了回來。」
兩個小姐妹又默不作聲了。
後來有一位輕輕地說了聲: 「可憐的小姐!」這話聲抖落在房間裡,這是一聲消失了的,深深的嘆惋。
接著又靜了下來。
「我很想知道,她為什麼要哭」小妹妹又開口了。「這幾天她又沒跟人爭吵,現在媽媽也不再一味地說她的不是了,我倆肯定也沒使她感到淘氣。那麼她究竟為什麼要哭呢?」

……..the rest you you read online through the above 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