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bate

親愛的家長們:

很高興你們考慮讓小孩來參加中學中文辯論隊,來提升中文應用能力。

我是位十一歲時從台灣移民的華裔美國家長。據我所知,中學中文辯論是美國全新的課外活動,今年(2019)四月初創於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。因緣分和機遇,我的兩位女兒(13, 16歲)和五位在美國土生土長,七至十年級的華裔學生組成了「美國東南區亞特蘭大聯隊」,父母來自兩岸為第一代或1.5代(小留學生)移民。自五月組隊報名,苦練三個月,團隊中的五位學生七月出征到臺北劍潭青年活動中心,於7/28-8/1參加第五屆亞洲盃中文辯論錦標賽,代表美國隊,與來自中國,香港,臺灣,馬來西亞,泰國等近60所學校,近500名中學生,用中文進行為期五天的中文辯論。

美國隊今年報名B組(16歲以及以下),共有32所學校參賽 (中國大陸20校,香港2校,馬來西亞5校,臺灣3校,泰國1校,以及亞特蘭大聯隊),面對以中文爲母語的對手,且以學校為單位組織校隊,本隊團隊戰績為一勝(廣東耀華國際學校),一平(清華附中國際學校),一敗(東莞松山湖中學),離八強一步之遙,雖敗猶榮,且總積分應優於14隊。  選手個人成績方面,有兩位辯士獲選單場最佳辯士,能從眾多菁英選手中脫穎而出,殊為難能可貴。

中文口語傳播不是美國隊的強項,討不到便宜。想要獲勝,就要靠論點與內容,所以大家聚焦蒐集資料,加強證據、邏輯、損益比。競爭戰略就是用最簡潔、高效率使用文字,努力追求團隊榮譽與勝利。我也花了不少時間幫忙調整教學,加強選手的中文論述能力。美國隊在比賽打出自己的風格,也在選手之夜表演吉他自彈自唱中英文歌曲,各國選手很喜歡美國隊懂文采識音律、允文允武,經過票選,主辦單位也頒發給美國隊「最佳人氣隊伍獎」,讓我們更爲興奮。

亞特蘭大聯隊影片和第一場辯論賽短片:

第一場辯論賽濃縮版:

如今回美,想說有了舞台,就能讓學生的戰績列入申請大學的表格,有助於華語教學,讓中文更能承傳下去。我們希望打鐵趁熱、傳承接棒,因此也在構思籌劃美國隊2020。明年七月底,亞洲盃可能在香港或北京舉行(視實際情況而定),除了A組(超過16歲),B組(14-16歲),也新加13 and under 組。

現在,我們在找幾位中文好的中學華裔子弟組新的隊伍。基本條件是家常話流利,閱讀小學三,四年級程度的中文短篇故事無大障礙,學簡體繁體皆可,需要ㄧ些注音或拼音幫助無妨害,但學生需有興趣增加中文聽說讀寫(打字)的應用能力,不怕挑戰與挫折、要有毅力與恆心、視逆境為助力。

中文程度而言,以下是我們的「反ㄧ」辯士的辯稿,大約1,100個字,需四分鐘內讀完(以上第二支影片2:35開始),反方辯題為「校外應用 比 學校教育 更能 有效提升青少年電子信息應用能力」

大家好,雙方討論這個題目,我方認為,要先判斷,1. 提升的真是應用能力嗎?如果不是應用能力,也沒有用。 2. 其次,有效提升能力,指的是能力的強度,越強的能力才算越提升,能力不強無效3 . 第三,除了比強度,還要比效率,也就是不要浪費時間,站在巨人肩膀上,當然比較能提升能力。

首先,學校教育偏重應試教育注重應付考試能力,校外提升的 才是應用能力。應用的最終目的 是為用戶做出產品。大多數用戶在校外,而且多數應用產品也來自校外,彼此競爭,爭取用戶青睞,而且沒有考試範圍,時間限制。所以校外應用,才是經過用戶的使用 和市場規則的考驗 才比較能提升應用的能力。反過來說,中學教育注重升學主義、考試引導教學,背多分,考高分,進明星學校。所以,校外學習應用 比學校教育更能提升的應用能利。

其次,我方從教育目標、師資、組織制度、和選擇多樣化 四個面向 跟對方比較。

  1. 教育目標:中學教育的目標是對全體國民 實施基礎教育。基礎教育需要標準化,才能培訓 大量師資,但個人客制化,恰好是應用趨勢,與學校全體標準化 衝突矛盾
  2. 師資:學校老師這份工作穩定,變化少,但工作薪水不高。電子信息產業界,進步快,競爭快,淘汰快,但收入高。在我們居住的亞特蘭大為例,科技人才薪水三倍以上,所以很少高科技人才去當中學老師。再者,應用進步快,學校老師不是專家,也較跟不上變化,只能教基本知識和應用。我方承認,學校教基本知識有社會上的地位,但至於教高階的應用,校外專家無疑 是最佳人選,不是學校老師
  3. 組織制度:政府和官僚系統下的公立學校 效率低,當老師又是鐵飯碗,不好的老師很少被解聘。反觀,校外專家業師比較專業,有產業界的經驗或主修高科技,比起老師,更接近產業界,更能指導學生。假如要培養文科老師的第二專長,以臺灣108課綱為例,要三年才能培養學校老師第二專長學好後又很快過時。再說,不論是台灣的少子化 和年金改革影響中國和馬來西亞延長老師退休年齡,舊老師不退,新老師進不來,或教師不足,員額不留動,無法補心血,要再聘請專業師資,難上加難。我方的校外機構在應用這方面,比學校好,因為離產業界近,知道學什麼 以後比較有用,較不會讓容易受挫責的青少年學生白學,因為校外機構沒有效果或效率就會倒閉。再者,我方不受限考試教學進度,比較可以依照學生程度 和興趣教學,沒有範圍限制,讓學生更能提升應用能力正因為學校有課綱,有進度,學生若趕不上,沒興趣,容易受挫責,但逃不了。但校外有彈性,能改變教學方式,教學速度,教學方向,何樂不為。
  4. 選擇多樣化:校外應用選擇更多樣,網路已經有免費資源,例如Python,MIT的Scratch,連偏鄉學生也可以被我方照顧到。其次,像非營利組織Code.org,或蘋果公司,推廣Hour of Code活動,蘋果CEO  Cook說「你幾乎很難在學校裡看到這種參與性的課堂」,證明學校教育無法作到,校外應用做的到。所以,青少年能自己報名,參加校外的活動和課程,這都能幫助青少年增加這方面的應用能力。

所以,無論從教育目標、師資、組織制度、和選擇多樣化 四個面向來看,校外應用比學校教育更能增加青少年的電子信息應用能力,謝謝。

由於今年初組隊的晚,訓練時間不足,辯稿大多由教練提供,我再簡化整理。如今較有充足時間組隊,希望訓練隊員自行備稿,前幾個月以簡單易懂的辯題來做入門教學,比如「中學校園內禁止使用智慧型手機對學生發展利大於弊/弊大於利」。在隊員熟悉辯論比賽基本流程和培訓步驟後,開始以當今社會重大議題為辯題加以培訓,增加學生較高層次的中文程度,有如中學英語辯論隊的訓練:

(a) 強制疫苗接種法案利大於弊(正)/弊大於利(反)  (immunization requirement)
(b) 最低工資保障對勞工權益利大於弊(正)/弊大於利(反) (minimum wage)
(c) 遏止全球暖化更需要國際立法(正)/民眾覺醒(反) (global warming)
(d) 推廣基改作物是人類的福音(正)/災難(反) (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)

最後,依據今年經驗,父母需極力配合和可能需要幫忙,因爲這是ㄧ個新的領域和挑戰,需要全體合力, 平時週末(該是週六早)有些練習,暑假特訓,明年暑假挑戰第六屆亞洲盃中文辯論錦標賽。

依我個人淺見,對中文能力較強的中學生而言,中文辯論是當今在美國最佳的綜合性中文學習方式,以聽(聽的懂辨友說詞),說(讀稿和臨場答辯),讀(讀資料和辨稿),寫(打稿),來全面性得提升中文應用能力,讓學生充分的了解,「中文是學來用的,不是學來考試的」。

如果你住亞特蘭大附近而且有興趣加入或有認識恰當人選,請跟我聯絡 (cebilingual2016@gmail.com),謝謝。

Oliver Tu

Debate Asia 2019

Mini Debate Asia – USA

Practice debate topics

 

Chinese Debate Class update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