辩论队

亲爱的家长们:

很高兴你们考虑让小孩来参加中学中文辩论队,来提升中文应用能力。

我是位十一岁时从台湾移民的华裔美国家长。据我所知,中学中文辩论是美国全新的课外活动,今年(2019)四月初创于乔治亚州的亚特兰大。因缘分和机遇,我的两位女儿(13, 16岁)和五位在美国土生土长,七至十年级的华裔学生组成了「美国东南区亚特兰大联队」,父母来自两岸为第一代或1.5代(小留学生)移民。自五月组队报名,苦练三个月,团队中的五位学生七月出征到台北剑潭青年活动中心,于7/28-8/2参加第五届亚洲杯中文辩论锦标赛,代表美国队,与来自中国,香港,台湾,马来西亚,泰国等近60所学校,近500名中学生,用中文进行为期五天的中文辩论。

美国队今年报名B组(16岁以及以下),共有32所学校参赛 (中国大陆20校,香港2校,马来西亚5校,台湾3校,泰国1校,以及亚特兰大联队),面对以中文为母语的对手,且以学校为单位组织校队,本队团队战绩为一胜(广东耀华国际学校),一平(清华附中国际学校),一败(东莞松山湖中学),离八强一步之遥,虽败犹荣,且总积分应优于14队。  选手个人成绩方面,有两位辩士获选单场最佳辩士,能从众多菁英选手中脱颖而出,殊为难能可贵。

中文口语传播不是美国队的强项,讨不到便宜。想要获胜,就要靠论点与内容,所以大家聚焦搜集资料,加强证据、逻辑、损益比。竞争战略就是用最简洁、高效率使用文字,努力追求团队荣誉与胜利。我也花了不少时间帮忙调整教学,加强选手的中文论述能力。美国队在比赛打出自己的风格,也在选手之夜表演吉他自弹自唱中英文歌曲,各国选手很喜欢美国队懂文采识音律、允文允武,经过票选,主办单位也颁发给美国队「最佳人气队伍奖」,让我们更为兴奋。

亚特兰大联队影片和第一场辩论赛短片:

第一场辩论赛浓缩版:

如今回美,想说有了舞台,就能让学生的战绩列入申请大学的表格,有助于华语教学,让中文更能承传下去。我们希望打铁趁热、传承接棒,因此也在构思筹划美国队2020。明年七月底,亚洲杯可能在香港或北京举行(视实际情况而定),除了A组(超过16岁),B组(14-16岁),也新加13 and under 组。

现在,我们在找几位中文好的中学华裔子弟组新的队伍。基本条件是家常话流利,阅读小学三,四年级程度的中文短篇故事无大障碍,学简体繁体皆可,需要ㄧ些注音或拼音帮助无妨害,但学生需有兴趣增加中文听说读写(打字)的应用能力,不怕挑战与挫折、要有毅力与恒心、视逆境为助力。

中文程度而言,以下是我们「反ㄧ」辩士的辩稿,大约1,100个字,需四分钟内读完(以上第二支影片2:35开始),反方辩题为「校外应用 比 学校教育 更能 有效提升青少年电子信息应用能力」:

『大家好,双方讨论这个题目,我方认为,要先判断,1. 提升的真是应用能力吗?如果不是应用能力,也没有用。 2. 其次,有效提升能力,指的是能力的强度,越强的能力才算越提升,能力不强无效。3 . 第三,除了比强度,还要比效率,也就是不要浪费时间,站在巨人肩膀上,当然比较能提升能力。

首先,学校教育偏重应试教育,注重应付考试能力,校外提升的 才是应用能力。应用的最终目的 是为用户做出产品。大多数用户在校外,而且多数应用产品也来自校外,彼此竞争,争取用户青睐,而且没有考试范围,时间限制。所以校外应用,才是经过用户的使用 和市场规则的考验 才比较能提升应用的能力。反过来说,中学教育注重升学主义、考试引导教学,背多分,考高分,进明星学校。所以,校外学习应用 比学校教育更能提升的应用能利。

其次,我方从教育目标、师资、组织制度、和选择多样化 四个面向 跟对方比较。

  1. 教育目标:中学教育的目标是对全体国民 实施基础教育。基础教育需要标准化,才能培训 大量师资,但个人客制化,恰好是应用趋势,与学校全体标准化 冲突矛盾
  2. 师资:学校老师这份工作稳定,变化少,但工作薪水不高。电子信息产业界,进步快,竞争快,淘汰快,但收入高。在我们居住的亚特兰大为例,科技人才薪水三倍以上,所以很少高科技人才去当中学老师。再者,应用进步快,学校老师不是专家,也较跟不上变化,只能教基本知识和应用。我方承认,学校教基本知识有社会上的地位,但至于教高阶的应用,校外专家无疑 是最佳人选,不是学校老师。
  3. 组织制度:政府和官僚系统下的公立学校 效率低,当老师又是铁饭碗,不好的老师很少被解聘。反观,校外专家业师比较专业,有产业界的经验或主修高科技,比起老师,更接近产业界,更能指导学生。假如要培养文科老师的第二专长,以台湾108课纲为例,要三年才能培养学校老师第二专长,学好后又很快过时。再说,不论是台湾的少子化 和年金改革影响,中国和马来西亚延长老师退休年龄,旧老师不退,新老师进不来,或教师不足,员额不留动,无法补心血,要再聘请专业师资,难上加难。我方的校外机构在应用这方面,比学校好,因为离产业界近,知道学什么 以后比较有用,较不会让容易受挫责的青少年学生白学,因为校外机构没有效果或效率就会倒闭。再者,我方不受限考试和教学进度,比较可以依照学生程度 和兴趣教学,没有范围限制,让学生更能提升应用能力。正因为学校有课纲,有进度,学生若赶不上,没兴趣,容易受挫责,但逃不了。但校外有弹性,能改变教学方式,教学速度,教学方向,何乐不为。
  4. 选择多样化:校外应用选择更多样,网路已经有免费资源,例如Python,MIT的Scratch,连偏乡学生也可以被我方照顾到。其次,像非营利组织Code.org,或苹果公司,推广Hour of Code活动,苹果CEO  Cook说「你几乎很难在学校里看到这种参与性的课堂」,可证明学校教育无法作到,校外应用做的到。所以,青少年能自己报名,参加校外的活动和课程,这都能帮助青少年增加这方面的应用能力。

所以,无论从教育目标、师资、组织制度、和选择多样化 四个面向来看,校外应用比学校教育更能增加青少年的电子信息应用能力,谢谢。 』

由于今年初组队的晚,训练时间不足,辩稿大多由教练提供,我再简化整理。如今较有充足时间组队,希望训练队员自行备稿,前几个月以简单易懂的辩题来做入门教学,比如「中学校园内禁止使用智慧型手机对学生发展利大于弊/弊大于利」。在队员熟悉辩论比赛基本流程和培训步骤后,开始以当今社会重大议题为辩题加以培训,增加学生较高层次的中文程度,有如中学英语辩论队的训练:

(a) 强制疫苗接种法案利大于弊(正)/弊大于利(反)  (immunization requirement)
(b) 最低工资保障对劳工权益利大于弊(正)/弊大于利(反) (minimum wage)
(c) 遏止全球暖化更需要国际立法(正)/民众觉醒(反) (global warming)
(d) 推广基改作物是人类的福音(正)/灾难(反) (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)

最后,依据今年经验,父母需极力配合和可能需要帮忙,因为这是ㄧ个新的领域和挑战,需要全体合力, 平时周末(该是周六早)有些练习,暑假特训,明年暑假挑战第六届亚洲杯中文辩论锦标赛。

依我个人浅见,对中文能力较强的中学生而言,中文辩论是当今在美国最佳的综合性中文学习方式,以听(听的懂辨友说词),说(读稿和临场答辩),读(读资料和辨稿),写(打稿),来全面性得提升中文应用能力,让学生充分的了解,「中文是学来用的,不是学来考试的」。

如果你住亚特兰大附近而且有兴趣加入或有认识恰当人选,请跟我联络 (cebilingual2016@gmail.com),谢谢。

Oliver Tu

 

Chinese debate class update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